摩拜、饿了么并购后,「胡玮炜、张旭豪」们的下一站_顶尖财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风险投资 >> 文章正文

摩拜、饿了么并购后,「胡玮炜、张旭豪」们的下一站

加入日期:2019-9-22 12:54:38

在互联网寡头时代,追求网络垄断效应成巨头常用手段,此背景下诞生的一波又一波的并购潮,让人目不暇接。

从2012年开始的优酷和土豆、滴滴和快的、58同城和赶集、美团和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到美团和摩拜单车、阿里和饿了么,再到近期的阿里和网易考拉,每一次并购都让整个业界为之轰动。

通常创业公司并购,意味着业务和组织人员的整合优化。尤其对于管理层来说,联席CEO制度很难成功实践。因此,那些被并购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的下一站,自然就就成了业界关注的焦点话题。

套现离场后创始人的下一站是何方?功成名就的创业者,是否还有心气重头再来?如何超越过去的自己?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梳理了以下这些创始人的故事,探究这一特殊群体的职场事业轨迹。

胡玮炜:遭质疑的“出行梦想家”,继续出行创业

共享单车热潮疯狂过后,两家头部公司的创始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ofo创始人戴威选择了坚持,而摩拜单车胡玮炜选择了放手。

2018年4月3日凌晨,摩拜被美团收购,作价27亿美元。有媒体估算,按照9%的股份计算,胡玮炜套现15亿元。同年12月23日凌晨,胡玮炜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辞去CEO职务,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今年6月开始,胡玮炜渐次卸任摩拜企业法定代表人,多由美团人员接任。

至此,胡玮炜的“阶段性使命”画下句点。

对于胡玮炜的去向,业内有多种说法,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创业依旧在出行领域。

根据36氪报道,今年3月,知情人士表示,胡玮炜过年前后曾在美国筹备了新项目,也带着新团队考察过东南亚的共享出行市场,试图做电动车创业。

此外,胡玮炜也尝试过做共享出行解决方案商。根据其过往在共享单车领域积累的设计和生产经验,为海外公司解决(电)单车的的生产和运营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今年5月初,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更新的信息显示,胡玮炜已经加盟,并担任该公司监事一职。

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9日,法定代表人为摩拜单车原CEO、总裁刘禹,注册资本1000万美元,由大股东corymbia limited 100%持股。

曾在摩拜项目中,被质疑是“花瓶”的胡玮炜,事实上在公司早期组建团队、研发产品以及公司品宣中,都起到了核心的作用。新的创业项目如果能再次成功,有助于胡玮炜洗刷外界对其负面认知,证明自己的实力。

张旭豪:“放下枪杆”,转行投资人

“饿了么已经让我财务自由,出局也算创业成功”,张旭豪曾表示,对于出局,他已经坦然接受。

2018年4月,饿了么被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张旭豪不再担任饿了么CEO、转而担任阿里董事长张勇的新零售特别助理。

事实上,张勇的特别助理一职,一直是张勇培养重要业务负责人的过渡性岗位。但张旭豪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距被收购已经过去一年多,他并没有新的业务性的岗位委任。

今年8月,Tech星球曾独家报道,张旭豪没有选择创业,而是从事投资事业。目前,张旭豪在自己看项目,投资业务与元璟资本深度相关。

元璟资本也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证实,目前,张旭豪已经是机构的Venture Partner(投资合伙人),正式身份是机构的专职顾问。

《财经》杂志曾在饿了么被收购后,以《张旭豪放下枪杆》为题,发布了专访张旭豪的报道。标题之所以如此描述,是因为在饿了么经过10年的奋斗,张旭豪主动以收购作为创业项目的收尾。

如今,整合饿了么和口碑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正和美团点评焦灼激战。曾经是战场核心人物的张旭豪,已经很久没有对外发声。也许张旭豪还在等一个新的机遇,等一个自己重新出山的机会。

何小鹏:做汽车后“痛苦和快乐指数都在提高”

今年9月,参加完阿里巴巴20周年的活动,何小鹏发微博感慨道,“刚看了阿里巴巴二十周年的回忆杀,很激动,没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过程中很苦,回忆时感动,想象下小鹏汽车20年的晚会,所以要更加努力。”

何小鹏,曾是UC联合创始人。在UC被阿里收购后,何小鹏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2017年8月,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一职。在离职微博中,何小鹏感谢了所有人、祝福UC,表示“新轮回,终点亦是起点”,他将“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3年来,何小鹏经历了二次创业的种种艰辛。

何小鹏说,“在汽车行业里面除了体力累、脑力累,还有一个心累。你去解决哪些从没碰到过的麻烦时,不是按照一个理工男的角度,通过最简单的类型环节可以解决。要到外循环,跟很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沟通,而外循环里,又有更多不可控的东西,有更多委屈的事情,更多不开心的事情。”

前不久,何小鹏就遇到了“麻烦”。因为新车更迭换代的节奏问题,不少车主把横幅拉到了小鹏汽车店门口。这样的“维权事件”,是何小鹏在做互联网的时候,从未经历过的,也让他经历了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

当被自媒体“兽楼处”问及过去一个月最大的教训是什么时,何小鹏称,“原来做互联网企业没有经历过这种线下的疯狂,我个人心态也有蛮大波动。”

他表示,互联网你只要有一点做得好,比如体验做好就可以了。但制造业或实业,20个点里3个点做不好,客户就炸了。他也在反思,以后怎么贯彻“以客户为中心”。

还有一些事情逼迫他做出改变。比如,不胜酒力的他,为了造车开始不得不喝酒了。

他曾对媒体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因为恶劣天气,使得小鹏工厂要紧急处理电力的问题,但因为没有处理好相关单位的关系,让小鹏干等8个小时之久。在这件事之后,何小鹏为了疏通各方面的关系,一口气买了几千瓶白酒。

30多岁实现财务自由的何小鹏,本可以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但这却让他心里空空荡荡的。

相较于互联网来说,汽车产业有着更加复杂的逻辑,较难容易接纳何小鹏这样的“外来户”。“做汽车之后你会发现痛苦指数在提高,但某种角度快乐指数也在提高”,何小鹏曾表示。

杨浩涌:依然很敢打,依然很想赢

2015年4月,58同城与赶集网宣布合并,双方公司将采取双品牌战略,均保持独立运营,各自的管理和员工架构基本保持不变。赶集网CEO杨浩涌和58同城CEO姚劲波将出任新公司的联合CEO,并同时担任联席董事长。

但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多久。同年11月,杨浩涌就辞去58赶集集团联席CEO职务。3个月后,杨浩涌又辞去了58同城董事会联席董事长及董事。

此后,杨浩涌出任瓜子二手车的董事长及CEO。杨浩涌相信,瓜子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之后,留给他的那面窗。投资人徐新评价杨浩涌,“依然很敢打,依然很想要赢。”

再次创业时,他也希望可以避免之前犯的错。他曾在多次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赶集为什么会输,错在哪,教训是什么。

在杨浩涌的带领下,瓜子二手车基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一差异化定位策略,快速打开了市场。此后,瓜子二手车升级为车好多集团,从单一的二手车业务,扩展至新车、汽车后市场等多条业务线。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注意到,在上个月发布的内部信中,杨浩涌宣布,瓜子严选营收同比增长207%,毛豆营收同比增长238%,瓜子养车订单量6月与1月相比增长165%。

业绩快速增长,又拿了孙正义15亿美金“过冬”。暂时处于二手车行业优势地位的车好多集团,终于让杨浩涌摘掉了“千年老二”的帽子,再次创业应该是比赶集网更美好的经历。

王微:从壮志满酬,到“三战三败北”

“七夕夜晚,七年土豆,今晚正式退休”,2012年8月23日凌晨,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在微博上这样写到。

在将土豆网卖给优酷之后,王微在好莱坞呆了大半年的时间,在与大半个动画圈的从业者聊过后,王微感觉已经“找到了迪士尼、皮克斯发展的脉络”。

2013年3月,王微重新出发,宣布与合伙人于洲、袁野创办一家动画公司,立志做中国“皮克斯”。

初创时,是追光动画最风光的一段时间,几乎没有费力地完成了两轮合计2500万美元的融资。对于很多初创公司来说,民宅是标配,追光动画却在一诞生就有自己的一栋楼。

此外,据《财经》报道,员工进公司时可以选择拿更高的工资或中等工资加期权,王微承诺追光未来将上市,这点吸引了很多人降薪加入。

王微本人也动力满格,称要在两年内完成并上线自己第一部动画电影,并希望可以有2.5亿的票房回报。以王微的实力,这一目标看起来并非不可以完成。

2015年7月,动画电影《大圣归来》斩获了近10亿票房,豆瓣评分8.2分。可以说,《大圣归来》的成功,不仅让观众们看到了国产动画电影创造奇迹的可能性,更让资本看到了这一类型片所蕴藏的巨大票房市场。

但被寄予厚望的王微,此后并没能再打造出像《大圣归来》一样的爆款。他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总投资达1.3亿,第二部《阿唐奇遇》成本为8500万,第三部《猫与桃花源》7500万,3部动画投资近3亿,制作时长分别为2年、5年,4年,但无一回本。

接连三次的票房失利,不断消磨着行业信心。有消息称,追光动画在寻找宣发方时遇到了瓶颈,行业里的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合作。

业内人士认为,王微的失利与公司权力结构有一定的关系——王微拥有着公司83.5%的股份的王微,掌握着公司的绝对话语权。追光动画的制片人于洲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作为追光动画的CEO、制片人、导演、编剧,在动画制作的第一阶段中,从概念、大纲到剧本创作,王微是主要负责人。公司员工能够提意见,而真正有改动权的人只有他一个。” 

不过,在改变了此前王微集“导演”、“编剧”、“CEO”于一身的模式后,追光动画今年出品的《白蛇:缘起》口碑爆棚,并斩获了4.4亿的票房,收回了成本。

有媒体评论称,互联网产品要求快速迭代,但动画电影需要耐心。王微需要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同时需要平衡的还有情怀与商业利益。

正如王微曾经所说,“动画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出来的,大家要有耐心”。再次创业的王微显然多了一份耐心,不过没了土豆网创业时的红利,追光动画的成功显然要艰难的多。

庄辰超:不信风口“信概率”,投身新零售

2015年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去哪儿合并,控股45%。随后的2016年1月5日,庄辰超离职。

卖掉了去哪儿后,庄辰超开始思考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他的思考逻辑是,能在未来10年、20年里,非常大规模地参与科技给中国产业升级所带来的巨大机会。但由于彼时他并没有想清楚方向,于是先成了一只基金——斑马投资,通过投资摸索各个领域。

据了解,斑马资本由庄辰超、赵轶璐(原去哪儿CFO)和吴永强(原去哪儿CTO)共同成立。不同于国内普通的VC、PE,斑马资本在创立之初就是想做一家控股型投资的资本。

所以,斑马投资在向便利蜂投资3亿美元后,全面控股后者。便利蜂没有严格意义的创始人,只有创始团队。

从小就是数学天才的庄辰超,每次出发之前,都会进行缜密的计划和推敲。他也曾多次表示自己“信概率”。

便利蜂项目,就是庄辰超“数字概论”的一次实践。

一个例证是,便利蜂通过APP、小程序与门店联动,开发无人收银系统,甚至试水无人货架和共享单车。其实,便利蜂这些“不按套路出牌”背后,都是为了对“常驻客”进行精细化运营,比如,根据消费数据去看不同门店消费者的口味、行为偏好,以此来指导门店的选品和后端供应链生产。

另一个例证是,今年年初,便利蜂被曝出淘汰数学考试不及格的人。对此,庄辰超本人回应称,“便利店业务每一天都需要大量的基于数学逻辑评估的小决策。数学逻辑好,绩效不一定超越预期,数学逻辑不好,绩效很难达成预期。”庄辰超也表达了他的价值观,他认为,体面的生活是要靠奋斗,不是靠混,更不是靠躺地打滚。

如今,便利蜂进行了多种创新,推出自营品牌、鲜食咖啡、线上配送和自提业务,以及上线了洗衣服务。

根据庄辰超最新演讲披露的数据,便利蜂已经有800余家店,在北京、天津、南京,便利蜂的便利店数量和销售额都是第一。

创业者停不下奋斗的脚步

离开之后,这些公司被收购的创始人,并没有停下奋斗的脚步。
除了上述提到的6人,还有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目前加入一家安全创业公司担任顾问委员会委员;快的创始人吕传伟在企业与滴滴合并后,目前在区块链领域寻找发展机会;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创立全球买手店HIGO;易到创始人周航如今是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再次选择方向时,除了摩拜创始人胡玮炜,他们大多没有选择在相似的行业再创业。张旭豪、庄辰超等人选择了做投资、新零售,王微、何小鹏等人也选择转换不同的赛道。目前来看,他们是否能超越自己过去的成就,定论为时尚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了上一次创业的历练,开阔了眼界和格局,对商业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心态也更为成熟了。
正如王微所言,“创业老兵会更冷静一些,新兵第一次上战场可能也会撕杀,但是你看他的眼睛是泛着红光的,他的情绪是超级激动的,他的手是发抖的。第二次创业,你要说有什么经验,只能说这家公司肯定不会挂。”


以上信息为博客会员、合作方、加盟会员提供,本站不拥有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顶 尖 财 经 -- 中 华 顶 尖 网 络 信 息 服 务 中 心
www.58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