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1对1”95后CEO被疑欠款跑路本人回应媒体:呵呵!_顶尖财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投资互联网 >> 文章正文

“学霸1对1”95后CEO被疑欠款跑路本人回应媒体:呵呵!

加入日期:2018-10-12 8:40:25

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逐渐火热,大量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是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有人站在风口成功起航,也有人从高处跌落,“神话”不再。

而95年出生,高中就开始创业,大学就拿到投资,曾被贴上“最美95后CEO”标签的曲斐煊,最近就因她的公司“学霸一对一”被曝欠薪欠款,而被“千夫所指”。

10月9日,在线教育机构“学霸1对1”被曝陷入财务危机。而在10月8日,公司所处大楼物业就已在其门口张贴公告,“因经营不善,即日起已停止经营活动。”而其官网也已陷入瘫痪状态。

9日下午,记者实地探访“学霸1对1”办公地点,现场员工表示,目前公司创始人手机已停机,员工正陆续办理离职手续。此外,人事部门已同员工向上海市闸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提请仲裁,并对拖欠的工资进行核算。

办公室人去楼空

“学霸1对1”办公室位于上海市静安区市北高新技术服务园区18栋7层。10月9日下午5点,物业工作人员正式清离了还在办公区核算拖欠工资数额的员工,随后关闭大门。

“物业服务只截至9日,公司还拖欠部分物业费和管理费。”“学霸1对1”员工告诉记者。

物业工作人员在交谈中向记者透露,10月8日,“学霸1对1”租赁的电脑、耳机、摄像等设备供应商到过现场,前台接待人员将租赁合同和人员信息都做了记录,因此物业没有干涉。但是10月9日新来的供应商发现自己出租的设备不见后,出现了争抢设备的情况。

几乎与记者同时抵达现场的某电脑租赁单位工作人员,在欲搬离残留设备被拦下后表示:“200台电脑都被其他人搬走了,暂时是看不见了,总计价值大概四五十万元。”

记者到达公司办公所在地时,还遇上大批从劳动仲裁院返回的员工,当时人事部门负责人正在召集大家按要求计算自己的薪资和绩效并依次审核。

“我6月中旬入职,合同说好8月10日会发7月份的工资,却以各种理由延期,最终7月份的工资是发下来了,但我觉得苗头不对就在8月离职,到现在我8月的课时费还没有拿到。”“学霸1对1”原学科老师小林告诉记者。

“对于老师来说,课时费是大头,一些工资高的老师底薪与课时费可以达到2:8。”陈静负责十几个学生的在线1对1英语督导工作,她说:“到10月份还在职的老师,是在没有拿到8月份工资的情况下9月还上了一整个月。”

当被问到是否提前知晓公司出现困局时,原市场部员工陆成表示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公司发不出工资,之前发薪延期时部门内只是在分析是不是出问题了,但不知道会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

据悉,“学霸1对1”隶属的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9日,令人唏嘘的是,“学霸1对1”停止营业之日,恰逢叉子公司成立3周年之际。

员工正在申请劳动仲裁

“10月3日,公司开会通知说不行了的前两个小时,我还在给学生上课。”邹老师表示。大多数老师入职仅两个月,来自于暑假期间的集中招聘。

记者在一叠放置于办公桌上的招聘启事上看到,教务助理、学科老师、招聘专员、管理培训生的任职要求只需要大专及以上学历,课程顾问和班主任没有学历要求。有员工向记者表示,班主任实际上隶属于销售部门管辖。

据了解,目前在10月8日办理离职的员工尚未拿到8月、9月及10月中5天的工资,部分老师领取过8月份的底薪。按少数老师与市场部基层员工的表述,大约每人损失1.5万元~3万元。

陆成表示,目前公司员工正走仲裁途径维权,如果公司不执行,会向法院提起诉讼。

聚集在一起的员工

“我社保断交两个月,孩子读书都成问题。”一位在上海已经工作七八年的职工表示,对非本地人的影响更大,明年孩子可能不能在上海读书要回老家。

刚从南通来上海打拼的王璐,来到“学霸1对1”当英语老师,她告诉记者:“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就遇到这种事,因为发不出工资,国庆时候只好偷偷把儿时的一笔保险金取出来用。”

针对家长对师资的质疑,王璐表示,全职老师的资格证都是齐全的,自己就是已经工作了几年的培训机构老师,“忙的时候一天工作14个小时。”因此,兼职老师多是因为暑期排课太满才聘请在校大学生。据粗略估计,原在职员工和兼职老师约有1000人。

携款跑路?创始人:呵呵!

时间回到3年前,记者翻阅“学霸1对1”创始人曲斐煊的个人微博时发现,在创业期间她时时告诉自己要坚持、不忘初心,常熬夜加班、多地出差。她曾写道:“一场只准成功不准失败的战役,因为肩负了太多人的无条件信任。”曲斐煊的微博已于2017年的7月8日停更。

记者尝试以各种方式与曲斐煊取得联络,但她似乎切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学霸1对1”的前身名叫“学霸来了”。2015年夏天,曲斐煊获得来自上海隽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隽泰投资)的启动资金,10月,“学霸来了”正式成立。2017年4月,“学霸来了”更名为“学霸1对1”专注推行1对1在线教育。2017年7月18日,其获得由深圳国金纵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国金投资)提供的A轮融资。

第三方数据平台“启信宝”显示,截至目前,曲斐煊个人持有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57.4%的股权,是该机构的实际控制人,隽泰投资、深圳国金投资分别占比6.88%和19.94%,截至目前注册资本变更为123.43万元。

但昨日,这位“失联”两周的CEO却突然通过自媒体“铅笔道”发声,回应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目前身在派出所,为了不引起公众事件所以没有发声,并准备向部分报道媒体发律师函。

但对于学霸1对1所欠的高额学费及工资,曲斐煊并没有提出解决方案。面对包括携款跑路、欠下巨额个人债务以及有关公司收购相关的流言,她则只对铅笔道回复称“呵呵”。

在线教育的“冰与火之歌”

事实上,“学霸1对1”的境况只是在线教育行业现状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表现为融资上市全面开花。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数量已完成了182起,披露的融资总额达152.73亿元。今年以来,在线少儿英语品牌VIPKID、海风教育、作业帮都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此外,新东方在线、沪江教育前后脚计划赴港上市。在线教育行业资本热潮涌动。

另一方面是获客成本急剧增高带来持续亏损。“烧钱”是在线教育行业的普遍特征,这从“学霸1对1”的融资历程里不难看出。而据已披露的在线教育企业财报数据,沪江教育、尚德机构、51talk等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仍处在亏损阶段。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共享经济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向记者表示,在线教育机构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有教学效果认定难、获客门槛高、推广费用高、回报周期长、线上线下竞争激烈等。

随着热潮退去,资本将会从那些盈利能力弱的企业中退出,重新调整和布局。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目前在线教育产业可分类为OCWC、C2C、O2O、B2C和工具类五大商业模式。而在K12在线1对1赛道中,企业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提升服务门槛,而非业务扩张。

陈礼腾评价称,线上教育的灵活性使学习者更加自由,但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在线教育缺乏有效的监督。教育的目的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重要的是教育学生如何做人。

“教育是非常注重效果和用户体验的行业。”陈礼腾进一步表示,教学注重因材施教,服务强调个性化、高效。除了系统化、流程化教育服务体系,更多的需求是偏向个性化。这是线上线下都存在的一个问题。

(文中涉及“学霸1对1”员工均为化名)


以上信息为博客会员、合作方、加盟会员提供,本站不拥有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顶 尖 财 经 -- 中 华 顶 尖 网 络 信 息 服 务 中 心
www.58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