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非洲来到中国,他在山里打造了一座裸心谷_顶尖财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风险投资 >> 文章正文

从非洲来到中国,他在山里打造了一座裸心谷

加入日期:2018-10-11 11:35:38

       2015年,Grant和Delphine开创了一个名为裸心社的联合办公空间,目前已经拥有了24个办公地点以及1万名会员,这些办公地点和会员都来自上海和北京。另外,裸心社还将业务扩展到了澳大利亚、香港和越南等地。

  近日,高天成做客纪源资本“GGV996”播客节目,谈论了他为何来到中国创办裸心集团,以及后来的联合办公空间裸心社,以及自己接下来要投入的事。

  以下为访谈原文:

  从非洲来到中国:创办裸心集团 

  主持人:我们先来谈谈你的个人经历。你为何要在2006年迁居中国?在来这里之前,你已经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你为何决定来到中国?

  高天成:这个问题问的好。我读过MBA,做过老师和演讲者,这些经历让我逐渐了解中国,中国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看到一个疯狂的创业故事,一个人带着鸡爪子来到中国,然后6个月后就挣了好多钱。

“鸡爪”是指在高天成的MBA课堂上,老师分析的案例,欧洲的农场主把当地需要花钱运走的鸡爪出口中国,并且做成了生意,因为中国人眼中能做成各式各样美味的鸡爪,并不是西方人认同的美食。

  这个故事最有意思的部分,是我要将商品卖到中国。那时候人们都没有这样的想法,所有人都在从中国买东西。于是我来到这里,探索了这个地方,而且发现有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到这里的时候,不断地在寻找商品。 

  我觉得,非洲一定有东西值得拿到中国来卖。

  一年半之后,我那时正在与一家获得了Naspers投资的公司合作。那时候我意识到,中国缺少的是生活方式。你很难向别人去解释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这里的人们都很快乐,但是他们还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生活方式。

  我在一个名为Knysna的小镇长大,但是之后我在开普敦读了大学并且在这里开始了职业生涯。开普敦就是一个充满了各种生活方式的城市,这里的人们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各种其他的活动,和中国完全相反。

  主持人:如今生活方式已经成为了一个流行词汇,也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但是12-13年前,根本没有人想到过这个概念。

  高天成:的确如此。因此,我当时想要做的,就是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除了泡吧和出去吃饭之外,人们还能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把生活过的更好一些。这种生活体验,可能就是我引进到中国的东西。

  我引进的不是商品,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主持人:你是怎么说服Delphine来中国的?2005年的时候劝说夫人来中国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高天成:我们是在中国认识的。她在2000年就来到了中国,她是新天地的首批建筑设计师之一。我们结婚之后,她继续在其他公司担任建筑设计师,而我则开创了裸心集团,这样的状况维持了很多年。

  我必须要说,没有她我根本无法做成现在的事情。她是我生命中的基石,我的许多成就都应该归功于她。

  主持人:你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为什么会对自然如此情有独钟?

  高天成:的确,成长经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重要的作用。我非常非常幸运,我在一个叫Knyusna的小镇长大,我觉得这里是南非最美丽的角落之一。

  我5岁上学,学校在丛林里面,这里没有城市和城镇。我上的是一所寄宿学校,每年只回家三次。小的时候我的印象里没有城市,只认识自然。从9岁开始,我们开始参加生存训练营,我们被放在丛林中,没有家长也没有老师,什么都没有。

  我经常对Delphine说,把我放在乡下,我能找到任何地方。但是如果把我放在商场里,我马上就会迷路。

  我认为一个人的背景会对他产生巨大的影响,在非洲,人们好像本能地会爱上自然。

做任何生意都要先站稳脚跟

  主持人:你刚开始在中国成立裸心度假村的时候,经历了哪些困难?

  高天成:老实说,做生意从来都没那么简单

  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来自非洲,而且出生于农户之家。当你来到乡下之后,你就会发现世界各地的农户都是一样的。对我来说,和莫干山的农户打交道与和家乡的农户打交道没什么两样。

  主持人:你最初的时候是如何获得资金的?

  高天成:我们最初的规模很小,这也是我给任何人的建议,做任何生意都要先站稳脚跟

  我们第一个度假村规模不大,只有21间客房,所以只需要几百万美元就可以启动。这不是一个太大的数字。在建立第一个度假村的时候,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进行了投资。

  在获得投资之后,不断有人问我经营的怎么样?财务表现如何?你是否会给我们提供运营报告等等问题。我对他们说:“不,度假村运营的很好,之前的投资也够用了。”

  不久之后,我意识到自己不需要别人投资

  在建设规模较大的裸心谷的时候,我决定不联系投资人。我的主要资金来源为借贷,这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因为不久之后裸心谷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但是2009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赌注,而且这个赌注以失败告终。银行拿走了我账户中所有的钱。

  主持人:你是如何度过这次危机的?

  高天成:这并不简单,我还犯了一次严重的心脏病,我患了心肌梗死。

  我认为,作为一名创业者,衡量优秀与否的最好方法,就是看你在最绝望的时刻的表现。

  我那时急需一笔资金。我找到了两个人愿意给我提供资金,但是利息高达28%。这个利息的确高的离谱,但是我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获得这笔资金。而且他们相信我,他们对我说:“你看起来值得信任。”这两个人借给了我钱,帮我度过了危机。但是两个人都希望获得股权,而我拒绝了他们。

  主持人:当时人们是如何看待你的创意的?那个时候,中国还没出现过将自然与高端融合在一起的度假村项目。

  高天成:是的,你说的对。那时候人们对我的看法分成了两类。我的一些朋友和投资人觉得我是个疯子。

  很多人对我说:“你是认真的吗?你不能把钱花在这些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人会来的。”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也有一两个人给了我希望。

  但是我内心深处知道,人们将会需要生活方式,他们需要在自然中寻求享受与放松。 

  我觉得我们的名字“裸心”解释了一切,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曾把这两个字放在一起过。可以说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词汇,这个词汇将自然、纯净和真诚几个概念融合在一起,人们立刻就爱上了这个概念。 

  我清楚的记得有一天,我们的客房被订满了,我心里想:我们成功了。

只要做出好产品,人们就愿意掏钱

  主持人:“裸心”这个名字是如何起的?

  高天成:虽然我的母语不是中文,但是这个名字有我很大的功劳。当时很多人给了我们许多建议,我的一个朋友提出“裸心”这个名字。

  我们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但是除了我没有人喜欢这个名字

  但是我最终决定就要用这个名字,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糟糕的决策。

  老实说,我的夫人对于这个名字也感到非常矛盾。她的态度是:“这个名字也好也不好。但是既然你决定了,我们就用这个名字吧。”

  我要承认的是,我们的公司在2007年就成立了,但是“裸心”这个名字直到2009年才确定下来。

  主持人:在你确定了这个名字之后,你们的客户反馈如何?

  高天成:这个名字立刻就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人们觉得这个名字像是个大师,或是个和尚的法号,像个有着深刻精神境界的人,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名字很酷、很纯净,甚至有人开始在网上写与“裸心“有关的诗歌。

  当然,也有人想要模仿我们,现在到处都是各种挂着“裸心”招牌的店铺,这种做法实际上侵犯了我们的商标权,但是也许这也是一件值得我们骄傲的事情。

  主持人:为什么选在莫干山这个离杭州市区30英里以外的地方?

  高天成:很多人觉得这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但其实我只是在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寻找的是一个位于道路尽头的地点,人们平时不会到达的地方。

  这并不是一个短暂安身的地方,而是一个能够让人们找到终点的地方。

  那时候,我和我的夫人、秘书还有其他一些人经常去上海周边的地方,寻找安静的地点。这个地方还挺不容易找到的,因为除了主路之外,所有地标都只有汉字,只有主路上的路标上有拼音,因此导航对我来说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另外我当时驾驶的是一辆老旧的北京吉普车,行驶在崎岖的小路上并不容易。

  有一次我和一个名叫Bodi Bikes的团体骑车出游,我们的向导居然带领我们一起迷了路。于是我们发现了位于莫干山上的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庄基本上已经荒废了,只有12个老年人还住在这里。 

  我立刻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我当天就和居住在那里的一位奶奶签了租约,她的丈夫不久前刚刚去世,对于我来她的房子里居住,她感到非常高兴。

  这就是我们达成的第一笔生意,我租下了这个房子,租约40年。不久之后,我们开始在这里购买土地使用权,并且开始建造房屋。可以说,莫干山并不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我只是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主持人:来这里度假的都是什么人?我听说这里的房间经常会被预定一空。

  高天成:如今来这里的客户92%都是中国人。但是在最初的时候,来这里的大多是我的朋友、社交圈里的人和一些外国人。

  我一直相信,无论你做什么,只要能做出好的产品,人们就会愿意掏钱。

  一家餐厅,如果你能做出好吃的菜品,你就不会失败。其实好的食品才是一家餐厅的核心,但是人们总是会忽略这一点,转而追求好的就餐环境。

  对于度假村来说,好的体验就是核心。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房间,也不是食物,而是真实的体验。在中国发展,我们其实很幸运,并不是我们有多优秀,而是其他人做的都很糟糕。

  今天的情况还是一样,很多人都在做度假村,但是他们忽略了体验的重要性。他们只是在山上盖了房子,以为这样就能挣到钱了。

  共享办公空间——裸心社 

  主持人:我们现在来聊聊裸心社,你为何要做这样一个共享办公空间项目?

  高天成:我一直以来都对共享经济很感兴趣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度假村也和共享经济有很大的联系。

  和世界上其他度假村不同,在裸心谷的121间客房中,有81间都是共享型客房,多间客房位于同一个别墅中。一同出游的家人或是朋友可以住在一起。

  几百年以前,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运行的,人们也是这样生活的,但是当今大部分人都已经遗忘了。

  共享办公空间,就像是把人们集合在一起。这种想法让我产生了兴趣。我还意识到,这种共享办公业务可以快速地进行扩张。于是我的夫人开始进行设计,我们只用了3个月就建立起了共享办公空间。

  主持人:为了让裸心社变得更受欢迎,并且为人们提供更好的体验,你都做了哪些事情?

  高天成:最重要的,是要让这里的成员能够彼此之间进行联系,但是这种联系又不能太频繁。

  如何能够打造一个公共区域,让人们在这里舒服地进行交流,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共享办公空间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打破各个企业之间的交流障碍。企业之间沟通的越多,它们之间进行合作的可能性就越高,从而也能让这些企业获得更大的成功。

  第二,就是要让这些企业使用技术联系到共享办公空间之外的企业。

  如何推广我的业务?如何推广我自己?如何能联系其他企业?很少有人研究这类的技术平台,但是裸心社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大的精力。

  第三点就是规模化,利用网络效应来扩大规模。就像酒店一样,如果你的客房数量不够多,你就赚不到钱。

  主持人:今年4月,裸心社和WeWork宣布合并,并将联手在中国和整个亚洲提供共享办公空间服务。据说你们为了在全亚洲推出服务,将要进行新一轮融资?

  高天成:应该说,在本次合并完成之后,我就不再参与裸心社的运营了。我现在是董事会成员,我和夫人都会为WeWork的这轮融资提供建议和支持,但是它已经不是我的公司了。

  尽管我是股东,但是我已经说了不算了,我只会提供自己的建议。

  未来规划:让教师重回社会顶点

  主持人:在裸心度假酒店和裸心社之后,还有什么东西会引起你的兴趣?

  高天成:我对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有兴趣,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教师是这个世界上收入水平最被低估的行业。

  我一直在探索、思考这个问题。我醒着的时候,很多时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经常对别人说,150年前,教师是最受人尊重的职业。而现在,教师的收入却很低,一些看门人的收入都比教师高。

  所以我提出了BULA这个概念,希望能够改善教师的境遇,希望把教师变成创业者。以后大学在招聘教师的时候,希望学校能够将他们视为专业顾问,而不仅仅是提供一份任教合同。

  如果我能够重新让优秀的教师重回社会顶点,让糟糕的教师失业,并且打造一个透明的系统,那么我认为我们可以让教师重新变成这个世界上收入最高的人群。


以上信息为博客会员、合作方、加盟会员提供,本站不拥有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顶 尖 财 经 -- 中 华 顶 尖 网 络 信 息 服 务 中 心
www.58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