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谣言发生学:养生鸡汤只是一种低级病灶_顶尖财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投资互联网 >> 文章正文

网络谣言发生学:养生鸡汤只是一种低级病灶

加入日期:2017-1-12 13:13:55

  日前,腾讯新闻推出了它的首个辟谣平台“腾讯新闻较真栏目”。想起我们上一次和腾讯同事在长城脚下关于“谣言发生学”的讨论会,可见谣言在信息泛滥的今天对于新闻业的冲击,腾讯新闻应该是感受最深(作为受众第一大渠道),反应最快。

style=max-width:600px;

  什么是谣言?作为新闻事实和真相的反面,如何定义谣言并不简单。从人类历史来看,谣言本身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事实之一部分:谣言不仅反应出人们在某一特定时空中的认知局限性和心智中固有的偏见,有时甚至还微妙地表达了人们某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和愿望。

  在哥白尼受到教会审判后被活活烧死的时代,日心说就是危险的谣言;在福柯笔下的中世纪,麻风病人因为长相丑陋且无法治愈,被认为是被“上帝抛弃的魔鬼”,只能被放逐到海洋中的某一个孤岛上自生自灭,或者将他们烧死,今天看来也是谣言;2003年SARA在北京爆发的前夜,关于这种奇怪的病症的种种描述刚开始在电子邮件里相互转发,权威政府部门一直没有发生之前,这种小道消息同样被斥之为谣言。

style=max-width:600px;

  可见,谣言作为真相的对立面,其中的相互纠缠和“共同进化”,并非如黑白赫然分明,在某些时候和社会条件下,谣言就是真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甚至是打开真相的一把钥匙。

  肯定谣言是一种不可能被消灭的社会现象,很大程度上会帮助我们更加正确理解网络时代的谣言生成法则。

  有人说2016年简直是美国传统媒体大溃败的一年。就在这一年,“Twitter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一脚踢开了《纽约时代》等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愣是一个人在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舌战群雄”,各种出格的奇葩言论,一时间弄得美国吃瓜群众真假莫辨,美国社会主流价值观四处流血。

style=max-width:600px;

  在2016年这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三大主流新闻核查网站PolitiFact、《华盛顿邮报》旗下的Fact Checker以及FactCheck.org可谓度过了最忙碌的这一年。

  其中,2007年由独立报纸Tampa Bay Times创立的PolitiFact(“政治事实”)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第三方事实核查网站,该网站主张要将“新闻事实与政治修辞”加以区分开来,在2008年总统选举期间表现抢眼,曾获得普利奖;Fact Checker栏目是《华盛顿邮报》2008年创立于当时的美国大选期间,该栏目甚至用“匹诺曹测试”来直观显示核查结果:匹诺曹头像的图标越多,就表示该政治言论准确性越差;最后一个网站FactCheck.org是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Annenberg公共政策中心下设的非营利性网站。

style=max-width:600px;

  其实,就像谣言里并非全是沙粒,事实中也并非全是真相或金子。

  PolitiFact将所有的政治言论分为六个级别:完全真实(True)、大部分真实(Mostly True)、半真半假(Half True)、大部分虚假”(Mostly False)、虚假(False)、无稽之谈(Pants On Fire)。

style=max-width:600px;

  以2016年大选中的希拉里为例,尽管著名的事实核查网站PolitiFact认定,希拉里“完全真实”(True)或者“大部分真实”(Mostly True)陈述占到50%,“半真半假”(Half True)占22%,“虚假”(False)或者“大部分虚假”(Mostly False)占26%,而“无稽之谈”仅为2%。

  但美国普通民众并不这样看。另一家NBC做的民意调查显示,在这届美国大选中,仅仅只有11%的选民认为希拉里是“诚实守信”的,甚至有人质疑PolitiFact也被人最做了手脚。

  在“我手写我口”的“人人新闻”时代,美国的新闻专业主义传统不仅全面沦陷,主流媒体的民意调查也无一例外“掉进了坑里”。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看到的“现实”、“事实”和“真相”早已和这些事物的本原无关,只是所谓的媒介构造的一种被称作“媒介现实”的东东罢了。

  可不,在1月11日特朗普的首场媒体见面会上,当谈及俄罗斯是否利用网络攻击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时,特朗普就大骂CNN记者是“假新闻制造者”。

  那么,问题来了。“俄罗斯官方到底有没有利用网络黑客攻击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这算不算政治谣言呢?尽管美国媒体有《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背书,但这并不一定保证它们就能揭穿谣言。

style=max-width:600px;

  在谣言的分类上,有各种各样的划分方式。比如,按照谣言的社会发生机制,我们可以把谣言分成三类:1、带有主观意图的以假乱真,以达到特定的社会效果;2、人们在特定社会条件下的认知局限或者心智偏见;3、不带有主观意图的传播或者编造假象,源于盲目从众心理或者缺乏判断能力。

  同样地,按照谣言制造的社会危害程度,我们同样大抵可以将谣言分为三类:1、严重制造社会群体重大危机和阶层分裂的;2、对于个人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带来严重危害的;3、危害轻度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如养生鸡汤等等)。

  在特定的社会条件下,“腾讯较真”栏目不得不从微信中广泛流传的“养生鸡汤”痛下杀手,这不知道算是治理谣言之大幸呢?还是谣言泛滥大环境下之“大不幸”?

  谣言的治理固然可以从三方面入手:一是广受关注的“大数据”算法辟谣机制;二是机器识别之后的专业人士核查机制;三是普罗网民的广泛参与和自我纠查机制。

  “政治事实”网站提出了触发言论核查的五个条件:1、被验证;2、对公众产生误导;3、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影响;4、广泛流传;5)有一定的糊性。

  结合谣言的上述条件,国外一些机构和个人如《华盛顿邮报》、Facebook和爱尔兰资深记者马克·里特尔(Mark Little)等都开始用机器算法开始对虚假新闻和谣言尝试从源头开始监控和阻止其泛滥传播。

  针对“Twitter总统”特朗普现象,《华盛顿邮报》甚至开发了一款专门核查每一条特朗普的Twitter流言的、名为“RealDonaldContext”的浏览器控件,每一条进行事实核查;Facebook因为美国大学中的“假新闻风波”也不堪舆论重负,在2016年年底,联合第三方推出谣言治理机制;而爱尔兰记者马克·里特尔2010年创办的“搜视”(Storyful),则是率领其技术团队全面实施监测各大社交网站上的内容,在机器算法发现可以线索之后,第一时间交由专业团队进行标签化处理,在图片或视频贴上“事实清晰”、“等待回复”、“已经授权”、“尚无回复”等各种不同的标签,以标识其真实可靠程度。

  Facebook的谣言举报的功能尤其受到关注,此前有关“教皇支持特朗普”的假消息一度让这个全球第一大社交网站蒙羞。为此,Facebook制定的谣言识别机制分为如下三个步骤:

  首先,标记出有争议的故事( flagging stories as disputed);

  其次,在被标志的、可怀疑的假新闻被转发前提醒用户注意(informed sharing )

  最后,阻断假新闻发布者的盈利来源 (disrupting financial incentives for spammers)

  机器算法、专业识别和大众参与,就能将网络虚拟社会中的谣言全部清场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今天的虚拟社会,不仅和现实世界相互映照和穿透对方,而五毛党、水军、造谣党和养生鸡汤派早就成了我们这个“媒介现实”生态圈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些谣言更容易和商业利益捆绑在一起,或者有着种种千丝万缕的复杂曲折关系。和前网络时代的社会谣言相比,网络世界中的谣言有着更五彩广博的光谱效应,更能盎惑人心,而且更加能达至曲折幽微的人性最深处。

  为了避免类似美国大选中的谣言悲剧,据称,德国立法机构正在考虑相关的网络谣言立法,比如对Facebook这类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谣言或者宣扬种族仇恨的不实言论,处以每条高达50万欧元(折合370万元人民币)的严厉罚款。

  谣言和真实之间的临界线,在网络空间里,正变得越来越暧味不明,在网络空间里,情感态度比事实真相更受到普通网民的欢迎,面对一个“谣言四伏”、拟态环境已经难分真假的时代,微信朋友圈和腾讯新闻的内容分发平台来说,分发能力越强,责任和挑战也必将是“数千年来前所未有之大变局”。

  —————————————————————————————————————————————————————————————

  欢迎订阅本人的微信公众订阅服务号“人在网络”:

  “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我看见了数字新娘。”


以上信息为博客会员、合作方、加盟会员提供,本站不拥有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顶 尖 财 经 -- 中 华 顶 尖 网 络 信 息 服 务 中 心
Copyright? 2000 - 2004 www.58188.com